健康保健網 歡迎您 今天是2019-07-01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加入收藏
當前位置:首頁 > 行業信息
中醫造福越來越多的民眾
0
發布時間:2018-12-04 瀏覽數:151


到2020年,我國將在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建立30個中醫藥中心


“神奇”中醫被口口相傳

中醫藥以獨特優勢為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提供公共服務產品,助力各國共同應對健康挑戰

在布拉格的捷克中醫中心,來自西南醫科大學附屬中醫醫院的中國醫生李海峰正在為米洛斯拉夫·博赫診脈。米洛斯拉夫氣色紅潤,語調輕快,而就在幾個月前,他還飽受哮喘折磨,連一句整話都說不出。

67歲的米洛斯拉夫從小就不敢像其他孩子那樣大笑、跑跳,因為稍不留意便會誘發哮喘。每次犯病,氣管就像被掐住一樣,憋得幾乎背過氣去。60多年來,哮喘如影隨形,為了擺脫這個“噩夢”般的疾病,米洛斯拉夫踏上漫長的求醫路。

聽說布拉格新開了一家中國中醫診所,米洛斯拉夫對中醫早有耳聞,決定試一試。李海峰接診時,發現他的臉因憋氣而漲得通紅,說話斷斷續續。李海峰判斷他正處于哮喘急性發作期,癥狀十分嚴重。經過診斷,李海峰當即決定采用針灸治療,米洛斯拉夫的喉部被扎了9針,沿著氣管刺激穴位。讓米洛斯拉夫稱奇的是,扎完針后,不再有喘不上氣的感覺,原本蒼白的臉色慢慢轉為紅潤。

“這段時間要注意保暖,不要太勞累。”李海峰細心地囑咐。經過20天的治療,米洛斯拉夫的哮喘已轉好。李海峰給他開了藥方,根據他身體狀況隨時進行調整。

“我這哮喘終于控制住了!就連腰酸腿疼的老毛病也一并給我治好了。”米洛斯拉夫不停地說著感謝話。不只是對米洛斯拉夫,捷克中醫中心對每一位患者都盡心治療、貼心照顧。

55歲的阿卜杜拉·穆罕默德是阿曼蘇丹國人,每天清晨發病,右側眼眶痛得難以忍受。這種狀況持續將近20年。他曾去美國、德國、澳大利亞、新加坡等多國就診,但痛苦依舊。

當他聽說來了中國醫療隊,就試著找到醫療隊所在的阿曼皇家醫院就診。這是四川省第二中醫醫院首批赴阿曼蘇丹國醫療隊。隊長王彧博士接診他。“我判斷他是類似叢集性頭痛,是一種神經系統疾病。”王彧運用針灸療法為阿卜杜拉做了一次治療。

第二天早上,阿卜杜拉興沖沖地跑來說,疼痛減輕了許多,一個月后,他的癥狀幾乎消失。自此,這批中國醫生的“神奇”被口口相傳。類似的成功病例比比皆是,一個又一個患者對中國醫生豎起大拇指,阿曼百姓深深感受到中醫學的魅力。

不少西醫治不了的頑疾,中醫卻能治好,中醫療效得到廣泛承認。中醫藥以獨特優勢為“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提供公共服務產品,助力各國共同應對慢病、傳染病等健康挑戰。

記者從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獲悉,目前,我國政府已與40個“一帶一路”相關國家和地區,以及國際組織簽訂專門的中醫藥合作協議。到2020年,我國政府將在“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建立30個中醫藥中心。據世界衛生組織統計,103個會員國認可使用針灸,18個國家和地區將針灸納入醫療保險體系。中藥逐步進入國際醫藥體系,已在新加坡、越南、阿聯酋和俄羅斯等國以藥品形式注冊。

中醫藥在全球有“鐵粉”

文化先行,搭建一條國相交、民相親、心相通的渠道,讓璀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走向世界

“我由于長期伏案工作,背部僵硬,晨起時特別嚴重,完全彎不下腰,右手也無法彎曲。”柬埔寨國家電視臺記者卡內卡說,她第一次嘗試針灸。京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學院院長趙百孝為她針刺后溪穴、艾灸大椎穴后,她驚奇地說:“感覺沿脊柱往下有一種溫熱感,背部和頸椎的僵硬感有所緩解。”

“一帶一路”國際合作高峰論壇期間,來自阿富汗、毛里求斯等39個國家的媒體記者,零距離體驗了中醫藥文化,加深了對中醫概念及內涵的認知,他們紛紛表示將把中醫藥調理的保健方法介紹給本國人,讓中醫藥文化在當地開花結果。

到海外辦診所、開藥店,不如直接教授外國人學習正宗的中醫,為更多的國外患者服務。22歲的阿廖沙來自俄羅斯,目前是北京中醫藥大學2016級針推專業的學生。阿廖沙說:“在我的國家,中醫特別受歡迎,我就想來中國留學,特別是學習中醫,希望大學畢業之后,成為一名醫術好的中醫。”

北中醫2016級針灸推拿班比利時留學生陳雅媛說:“3年前奶奶膝蓋疼,中醫用一根小針刺激膝蓋,很管用。學針灸很好,我想把中國的中醫文化傳到比利時。”

作為人文交流的先行者和對外合作的探索者,北京中醫藥大學不斷探索海外辦學新模式。與英國密德薩斯大學合作辦學,是我國第一個在國外高校中獨立頒發醫學學士學位的項目;與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學合作開設3+2“中醫學—生物學”雙學士學位教育,是在世界50強高校中開設的第一個中醫學專業本科教育。“一帶一路”建設參與國家中醫人才的增加,不僅促進中西醫不斷融合,也給這些國家傳統醫學的發展帶來生機。

教育人文交流讓中醫藥文化有了全球“鐵粉”。北京中醫藥大學校長徐安龍說,從建校之初在中醫藥院校中最早招收外國留學生,到20世紀90年代初在德國建立第一所中醫院魁茨汀中醫院,再到主動響應“一帶一路”倡議,建立海外中醫中心,該校不斷推進國際化進程,將中醫藥文化深深烙進海外民眾心田。

據教育部統計,在中國學習中醫的留學生有1.3萬多人,來華學中醫者數量居自然科學留學生的首位。“一帶一路”倡議提出5年來,來華學醫的外國留學生一直呈現增長趨勢。

同仁堂文化法國巴黎東方文化傳播中心主任多米尼克20多年一直傳播中國氣功。一位55歲的女患者頸椎嚴重退化,由此引起極度眩暈和頸部疼痛。她無法上班,也不能開車。在最初的兩個療程,癥狀并沒有緩解。從第三療程開始,多米尼克給她增加了內養功的頸部練習。經過8個療程的治療,她完全康復。“內養功練習對于我和患者是彌足珍貴的,”多米尼克說,中醫不只是一種醫術,更是一種文化。

文化先行,搭建了一條國相交、民相親、心相通的渠道,讓璀璨的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走向世界,讓更多國外民眾愛上中醫藥。中國外文局發布《中國國家形象全球調查報告2016—2017》顯示,47%的受訪者認為,中醫藥是最能體現中國文化的代表性元素。中醫藥在海外已經走出華人圈,走進當地人生活。

中醫合法執業有保障

為中醫藥對外合作提供法律保障,營造有利于中醫藥海外發展的國際環境

王波是上海中醫藥大學附屬曙光醫院的針灸科大夫。2015年,他被派到中捷中醫中心門診部工作。中心由曙光醫院和捷克赫拉德茨·克拉洛韋市大學醫院合作建立,是中東歐地區首家由政府支持的中醫中心,也是我國推動“一帶一路”建設的首個醫療項目。

當時,王波能來捷行醫是特批的。按當地的法律規定,中醫沒有行醫資質,也沒有處方權。中捷中醫中心的建立,破解了中醫執業尷尬。王波在捷行醫與國內差不多,對病人望、聞、問、切,根據病人需要開處方、扎針灸或者進行其他治療。

中捷中醫中心成立以來,捷克人對傳統中醫藥的認可度和需求量不斷增加,不同規模的中醫診所遍布捷克各州。例如,四川醫科大學附屬中醫醫院同捷克中捷克州馬拉達博拉斯拉夫市克勞迪安醫院簽署了諒解備忘錄;捷克帕拉茨基大學與成都中醫藥大學簽訂了合作備忘錄;北京同仁堂中醫門店在布拉格開業。

今年3月,曙光醫院醫生關鑫第二次赴捷克工作。他曾醫治當地患者達7000多人次,在排隊系統里,等候人數是5000人左右,預約等候時間是半年左右。與他第一次赴捷不同的是,中醫藥2017年6月在捷克正式立法,為中醫醫生在捷克行醫提供法律保障。

中醫藥在捷立法過程中,中捷中醫中心起到了關鍵的舉證作用。曙光醫院結合捷克的常見病種,積極探索“捷克需要、捷克適用、捷克滿意”的適宜中醫技術,逐步將骨傷、推拿、保健等項目在捷推廣,并開展諸多臨床科研項目,以滿足當地人需求。中捷中醫中心用大量事實向國會展現了捷克人民對于中醫藥的需求以及中醫藥的療效,使捷克中醫藥立法程序在短時間內順利完成,從衛生委員會遞交議案到總統簽發再到立法正式生效,僅用了6個月時間。

專家指出,應積極爭取中醫藥在海外的合法地位,為有條件的中醫藥機構“走出去”搭建平臺,為中醫藥對外合作提供法律保障,營造有利于中醫藥海外發展的國際環境。

《 人民日報 》( 2018年08月31日 19 版)


江西快3号码推荐